原以为生命年轻时,就像散步时一段很长的路可以慢慢的走去,一段很可心的音乐可以反反复复的去听,很少去想该特别地抓紧些什么,仰或特别地去珍惜些什么。于是,生命便就这样碌碌无为的在悄无声息中挥霍了。–摘自《读者》

在一个阳光慵懒的午后,一人走在寂静的校园里,偶尔的一扭头,看见那些熟悉而又不熟悉的脚步,才突然意识到:尽管校园里人来人往,可是每个人都为自己奔波忙碌,他们并不会因为我的存在而停止或减缓他们的脚步,即使是简单的扭一下头,不经意的看我一眼。他们欣赏的很少是别人,他们都有他们各自的精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