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谭,小谭!(一)

一别近十余载,小谭,可好。

不得不说,我很怀念我的小谭。

我们相识于上世纪风云变幻社会安定的八十年代末,那年我们都三岁。

我手捧着毕业近两个月的大学毕业照,一个人独坐在两人合租的带窗朝北房间内的双人床上,眼睛如扫描仪般的扫过照片上的每个帅哥美女,思绪开始飘扬开来,我首先想到的是何时才能让我目前的这张租处的双人床能够充分利用,已让其物有所值,我微微摇头,仰或自嘲与无奈,苦笑一下后,思绪如夏天盛长的藤蔓穿进大学毕业照背景图书馆中高尔基的那本《童年》,一页一页的没有终止的翻转起来。

一切华丽的外表之下都是残花败柳之萧条,不管是基于多年生命的经验,还是基于内心玩世不恭建立在智慧非凡的头脑天才,我觉得此话多少有些绝对。因此我讨厌话说只凭舆论与惯例见风使舵落井下石不负责任的人,我对此种人的讨厌与痛恨程度,在我童年的那会儿可谓是歇斯底里无以复加,然而所有这些都比不上朋友背叛的那种咬牙切齿肝肠寸断。

当然,小谭没有背叛过我,背叛过我的不是小谭,这些想来多少已经是没有意义了,唯一有意义的是,这让我的童年变得与众不同,在我成长的路上给了我宝贵的无形财富,塑造了我坚强,看破世俗的高尚性格与品质,可谓是在世俗中坚强。

其实,对小谭有真正的记忆始自小学二年级,因为那一年我们被分到了同一个班级中-二年级二班,两个二,意识中,我一直认为他都是学习不错的,感觉他每次考试的分数都能在90分以上,是和我不能比的,如果是比谁分数低的话。

当然在小学那会儿给我深刻印象的不只是小谭,小谭也不过是一个典型的描写对象而已,还有像小学同桌时间最长的那位女生,家里开羊肉馆浑身上下膻气胖呼呼绰号方书安(好像是白眉大侠中的一人物)的那位男生,还有和我左手边上,整天不吵架就难受的小学女班长,还有曾经,我座位前方俩位美女和我男同桌组成的上课玩伴四人组,可谓是惹劲风头,引无数小同学竞羡慕,所有这里面,那时感觉我是学习最差的,这是真的。

那时小谭并不是给我印象最深的,现在回想起来给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哪位和我同桌时间最长的女生,因为在多年以后的大学生活中,我曾花费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四处打探盘问哪位女同桌的消息和联系方式,但终无所获,曾盘问过大学期间偶遇的小学同学,曾多次去过她家开的那家大型超市,曾盘问过某年坐车回家时路途中偶遇的她的高中同学,曾在网络中四处搜索,但到现在依旧一无所获…

在小学的那几年,我和小谭好像从未同桌过,和我同桌过的多半是女生,这种局面直到上了高中然后一直到大学到现在,才彻底改观。

小谭虽不是那时给我印象深刻的明星人物,但他却是那时我重要的一个玩伴,一个邻居,我们在一起虽然太坏的事没怎么干过,但,扒人家的土坯墙,往别人家里扔石头,砸玻璃,偷他前院毗邻的老冯家的桃子,穿梭于下午放学后宁静的小学校园,西门进,翻墙出,一起打过篮球踢过足球可谓臭味相投,在那倍感神秘的老屋前挖山药,那时我和他家附近的区域就是我们一起玩乐的领地,没人胆敢在我们的领地上随便撒野,除了几个敢撒野的勇士之外。

美好的童年,总是跟那些熟悉又热爱的东西打转。

《未完待续…》

这篇文章目前有2条评论

    • admin 2010-09-11 08:52

      应该都很好。

Leave a Reply

(必填项)

(必填项)

(可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