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一)

关于我女朋友一事,至今是个谜。

我今天讲出来,也没别的意思,一呢是:分享自己的故事,二呢是:为以后再追忆此事做个依据。

关于此事,或许是由于当时的科技不太发达,也或者当时的我压根就没料到今天会变成一个谜,并且当时,我身上也没有携带任何机电设备,所以我现在手头上没有任何avi、rmvb等格式的影像记录,亦没有jpg,png等格式的图片记载。
如今,我只能凭借脑海中那模糊的记忆来追忆此事,其实,有些东西是很难记忆的,即便有那也是模糊的,就像我的大学,唯一记忆清晰的是大一的军训,也是发生在最久远的那一年。

四年前,我离家出走,之身一人来到了济南打拼,我记不清那件事是发生在四年前我没离家出走之前,还是发生在我来济南以后四年的打拼生活过程中,模糊算下来,按说应该是四年前我来济南以后发生的。

好像我们是从一开始就认识的,我们一起在教室里讨论习题,一起坐在校园门口迎面广场的排椅上看夕阳的余晖,一起漫步在绿荫的草坪,一起探讨人生真谛…。我们有时会坐在校园那条小河河畔的草地上,看着远处路上上课或者下课的学生,她有时会突然尖叫的说:“你看,你看,你看那个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会看到行走在路上引发我女朋友尖叫的那位奇异的同学,然后她就会,一脸期待的看着我,央求着让我讲讲或者分析分析这位同学的来龙去脉,在听过我高深莫测,富含西方哲学及东方玄学思维的分析或者解释后,她总会满脸惊讶的看着我,然后说:“胡说八道”,“那你想听什么吧”我就会略含反击的这样回答,她笑笑说“继续,继续讲,我就是想听你胡说八道”,当时记忆比较清晰的估计就是我们这样闲扯的时光了吧。

我们也经常会到学校那丰富而陈旧的图书馆看书,有时候是中午吃完放,然后是到下午两点去上课,有时候如果下午没有课,我们就会在图书管里呆上一下午,当时感觉时间过的很慢,当然我们都希望如此,都希望一辈子就可以像在图书馆里呆着的那样惬意与自由。

记不清我是什么时候会上网的,或许是她经常带着我去网吧潜移默化循序渐进而不自觉中会的吧。她曾给过我一个六位的QQ号,我当时不知道QQ是何物,在她的悉心指导与教导下我居然可以和她聊天,我感觉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我于是对她说,以后我们就网上聊吧,她说我有病,其实当时我所想表达的激动心情是:有了QQ,即便我们身在天涯海角,都可以近在咫尺的聊天。后来我们又一起玩CS,关于这个我记不清到底是她教的我呢,还是一哥们教的我,很不幸的是每次玩我都是她的受虐对象,有一次,在玩iceworld那个地图上,我对傍边的她说:“哎,哎你过来一下,我不开枪打你,我想看看你长的什么样”,然后她就屁颠屁颠的过来了,“好了,我过来,想看什么”,“再近点”我说,在我们靠的很近的时候我突然拔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猛的向她刺去。“彭 彭”两声枪响后,我倒在了血泊中,并且大腿还不时的抽动着,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我看到了她手中惯用的‘沙漠之鹰’,犀利的枪法表明她早已有所防备,“小样,就你那小思想,我还不知道”她得意的笑这说。后来我和我一哥们去,我们互加QQ后,他对我的QQ号大加赞赏后问我这qq号是哪里来的,我们别人给的,他问是谁,要求也给他一个,我说是我女朋友,后来再和这哥们一起去网吧的时候,他说换了个新的qq号,让我重新加一下,他把那qq号发过来,六位的,我问这号是谁的,你猜!他说,然后笑笑,我会心一笑,有你的!和哥们去上网吧是比较自由的,在局域网上玩CS谁也不知道是谁,受虐就受虐吧,无聊的时候还可以上QQ聊会儿天,并且还可以偷偷的加几个年龄相仿或者更小女生的qq号,而不会被女友发现,很有成就感。

<<未完待续…>>

无聊的人,无聊的写。

这篇文章目前有4条评论

  1. Joy 2010-08-26 11:36

    “还可以偷偷的加几个年龄相仿或者更小女生的qq号,而不会被女友发现,很有成就感。”——里素坏轮

    沙发王 !
    • admin 2010-08-26 12:17

      这件事,经常干。

  2. Willper 2010-09-08 15:07

    无聊的人,无聊了些。
    无聊的爱情,话说,一个人蛮好

    地板砖 !
Leave a Reply

(必填项)

(必填项)

(可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