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一)

拟题于此,撰几笔梦里荒诞之事~~

到了现在我们都不说话,我是《沉默的大多数》里面的一份子,在公众场合什么都不说,私底下则秒语连珠,信口开河。最初我以为只有自己才会这样,后来发现如此的人是大多数。

于是我想之所以喜欢听张国荣的《沉默是金》大抵也是基于此种原因吧。

有时候偶然遇上投机的人,想痛快的说话,却发现已根本不能,我咿呀张了下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我在想,或许是沉默的太久,发声系统早已退化的缘故,不过仔细一想,我从开始沉默到现在也才几年的功夫,发声系统不至于就退化的这么块吧!不过后来我学会了几个简单的手语,比如,竖中指什么的,好像这样要比发声说话更有表现力,这是我变成沉默的一个原因。

大家一起沉默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尴尬的是有人不懂的享受沉默,偏偏去打破沉默,沉默是每个人的权利,偏偏被你打破,结果沉默的人都远离而去。

最近,不算太忙,正打算去报个培训班学习一下手语,我想这是必要的,多花点培训费到也没关系,关键是要真正的能学好才行,白天是不行,只能是报夜班晚上学习,手语培训班对于我们这种沉默的大多数尤为重要,我们沉默的太久,身体发声系统的退化是早晚的事,不如我们提早学好手语,未雨绸缪,大概也只有我们沉默的大多数才会有如此的眼光。

后来,我就真的报名了,那个培训班坐落在市区郊外人烟稀少的地方,我们喜欢这个地方,为我们提供了可以充分沉默的环境,报道的那天是我一个人去的,培训班的大门外已有好多的人在等待,但是除了脚步声,我们再不会听到其他的杂音,我喜欢这样的沉默,我坐在侯报名室里的长椅上,观察着周围,同时享受着这种沉默。

我在旁边不懂声色的观察着,有几个冒牌货,显了原型,居然说了话,包括我在内的沉默的大多数,对这几个冒牌货一脸的鄙夷,最后迫于我们沉默的舆论压力,那几个冒牌或悻然逃走,然后我们才放松下来喘了口气。

在这一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高兴的交上手语培训费,正儿八经的填张表格,签好名字,恭敬的将表格交给他们,然后就回家了。

———-《待续…》—————

这篇文章目前有5条评论

  1. 一苇 2011-11-15 22:53

    好吧,我承认我也是这样的人。公开场合或者和一些不熟悉的人在一起,我的话少之又少,但是和朋友们在一起,没人能说的过我

    板凳党 !
Leave a Reply

(必填项)

(必填项)

(可选)